+01 452 4587254
8108 W. Saxon Street

[流言板]TA跟队呼吁:阿森纳管理层经验不足,应该修复和温格的关系

[流言板]TA跟队呼吁:阿森纳管理层经验不足,应该修复和温格的关系

[流言板]TA跟队呼吁:阿森纳管理层经验不足,应该修复和温格的关系

虎扑09月22日讯 The Athletic UK阿森纳方面女记者Amy Lawrence撰写了一篇让人有些震惊的专栏文章,文章的标题是—Was a clean break from Wenger really in Arsenal’s best interests? Could he still help now?

(以下为专栏节选)

“维护俱乐部的价值观”

这句口号式的话语总是经久不衰,温格在他的告别演讲中也选择了这句话,酋长球场对他的感激之情也是真挚而热烈的。阿森纳主场比赛的气氛一直很尴尬,有时甚至很恶劣。在他与阿森纳这段“婚姻关系”的后期阶段,球场内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地知道他的意思,以及他为他认同的这些价值观所付出的努力。

从1996年他来到这里的那一天起,温格就努力让自己和他的球队保持一定的风格。自上世纪30年代赫伯特-查普曼(Herbert Chapman)的大获成功以来,“阿森纳派”(Arsenal class)一直备受推崇。

事实上,温格有权质疑,当他突然决定离开阿森纳时,这个概念到底随哪股风飘散了。

TA也认为,温格当时离任的处境中,在22年的合作关系之余,他们本应该在如何处理离开这件事上给他更多发言权。

最后的结局是,温格,阿森纳历史上最成功的教练,宁愿远离阿森纳。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起初,这两个原因是合乎逻辑的——他希望有时间来结束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以及他不想给他的继任者施加压力。但时间越长,他的这种缺席就愈发奇怪。

毫无疑问,这是可悲的,但也不符合俱乐部的最佳利益。

这样真的好吗?真的有必要彻底的一刀两断吗?

TA透露,如果在温格执教生涯的最后阶段能以更合作的方式进行管理,或者给他提供一个不同的职位的机会—董事会内部、或者是主席、大使、技术顾问,或者任何最合适的头衔和职责—这些都对温格是开放的职位。和温格关系密切的人毫不怀疑,这些都是他会考虑的选择。

阿森纳高层当时似乎觉得断的更加彻底是个更好的主意。但现在后温格时期的重建已经开始了,阿森纳越来越平庸。阿森纳现在这种平庸的状态不禁让人思考,如果温格还在,他用他的专业知识,以及结合各方面的态势帮助阿森纳管理层做一些重大决定的话,阿森纳是否会比现在更强一些?如果温格走进科尔尼的任何房间,和任何人交谈,他们都会听温格的话吧。

阿森纳管理层的三权分立目前都是相对年轻的管理者,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更像是摸着石头过河。

阿尔特塔是第一次当主教练,埃杜虽然有类似的经验,但欧洲足坛对于他来说也是新的领域;至于文卡特山姆,他担任的是一个新角色,但他在阿森纳的多个职位上有有所涉猎。可是问题在于他们更上层的董事会明显缺乏足球领域的知识和经验,换句话说没有人能是他们的导师。

不难想象,温格的存在可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如果当阿森纳考虑是否需要更换高级职员时,在现在的职权结构中,谁有能力去做这个拍板的人?

TA将温格的回归和弗格森爵士退休之后如何和曼联继续合作的进行了比较,因为它反映了一些潜在的担忧(比如弗格森推荐莫耶斯作为他的继任者,但没有奏效),也反映了好处。在曼联,这显然是一个礼仪性的角色,但只要曼联需要弗格森爵士的帮助,他就会经常出现。

弗格森是更游刃有余的人,他知道自己应该帮助谁,应该什么时候退居二线。就像穆里尼奥和范加尔,他们就不怎么需要弗格森的帮助。然而,弗格森对索尔斯克亚来说是无价的。他们经常聊天,弗格森也经常去训练场观察48岁的索尔斯克亚和40岁的一线队教练卡里克值得注意的是,他是最近曼联重新签下c罗的关键,因为他们的亲密关系,并参与了在卡灵顿的会议,试图吸引其他潜在的球员。

温格已经在国际足联担任高级职位,担任全球足球发展主管。这是一个他喜欢的角色。他能运用他丰富的知识和智慧来影响足球世界,不过他的一些提议是有争议的,比如提议世界杯改制成两年一届等等…但没有人能怀疑他拥有的罕见的足球影响力,这对阿森纳来说是无价的。

几乎没有人会认为温格的确应该再执教更长时间,随着当时球队的下滑,改变是合理的—或者根据一些批评的声音来说,改变的有点迟。阿森纳曾经热衷的是重新组建Manager独揽大权的体制,但这种体制和现在的趋势是背道而驰的。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对所有事情都有发言权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在温格后期,诀窍就是倾听专业人士们的意见。

当温格失去了他的朋友和密友邓恩时,幕后团队的情况真的开始动摇了/邓恩曾与温格密切合作过,而邓恩2007年的离职实际上是温格时代走下坡路的开始。

温格离开后,一个被重新定义为Head Coach的新教练(埃梅里)出现了,而执行团队有了新的足球运营主管(桑列伊)和引援主管(米斯林塔特)来协助首席执行官(加齐迪斯,在他去AC米兰之前)。这个计划失败了,埃默里、桑列伊和米斯林塔特现在也都离开了。

但是在后温格时代,还有另一种方法可以改变球队——这其中就包括了温格的回归。

俱乐部选择了一条和温格完全无关的道路,但他们本可以选择另一条路,这条路可以让他们再次利用最伟大的足球世界的头脑之一和他的价值观:阿森纳和温格的相识相知是真正的幸运,不是吗。

在加盟阿森纳并改造这支球队25年之后,为纪念温格而设计的雕像仍未揭幕。

温格仍然在阿森纳俱乐部内部有着他的存在感,他给阿森纳带来的这种想法,正是阿森纳真正的晴雨表。

但…这本应该,可能就应该有更多的联系和意义。

是不是太晚了?有意愿修补一刀两断之后的关系吗?这种疏远的关系能恢复正常吗?

阿森纳管理层,请关注这些问题吧。

来源: The Athletic